原hara

无限脑洞无名英雄:

#胜出
⚠️车注意
很不好吃



!!!!有小伙伴看到了文是不是觉得很熟……想起了一张图,我附图……()



这是我很久以前看了红薯太太的画而写的,很久远…………没有要授权

(要到授权啦555555刚刚收到回信555555红薯太太人真好,爆哭)




无限脑洞无名英雄:

#高中毕业舞会(20C)

*请一定要开bgm!!
*不会跳舞…………写的很混乱

小小的房间里,帘布掩住了窗外的夜灯,角落的留声机播着舞曲,木地板被皮鞋踏出节拍。

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在灯光底下跳着舞,唱针在转动着,而绿谷出久轻声叹气。

“小胜真是过分啊,只能让我跳女步”好歹我也要在舞会上邀请别人的啊,他没说出后半句,仅仅将心思停留在早已娴熟的步法上。

他并了步,爆豪左脚踏前,距离也并没有因为舞步而拉进,只是他们的对话几乎是与舞步同时进行

“谁要和个老女人做舞伴”

真是够小胜式答复了,绿谷出久庆幸下一步能再拉点距离,仿佛这样会给他更多勇气与爆豪胜己争论。

“现在不也熟练得很了吗?小...

忏悔

这……是我mha的子博……请,请多关照

无限脑洞无名英雄:

#胜出

*天主教,执事为并未成为神父的天主教职位(六品,神父为七品)

*以前是个半吊子教徒……引用圣经处有指出,有个别虚构,请谅解


绿谷出久正坐在忏悔室里发呆,每天下午4点他都准时来到这间小房子等待前来祈求救赎的人,但镇子里的人实在太少了,再者大家都忙得很,于是这项每日必做对他来说,只不过是给足时间让他看书或者胡思乱想罢了。这间狭小的忏悔室被设置成教徒间正向窗子,忏悔的人会处于光明之下,相对而言,隔壁的神父间光亮显然少得可怜,因为这意味着神父不过是替主聆听,在黑暗中给予来...

“奇犽—我说你电我一下吧”

小杰转过头对那个正在玩着手中微弱电流的少年说。

“哈?为什么啊?”

小杰抓住对方的手肘拉向自己,稍稍抬起头,嘴唇恰好碰在一起,

“我只是想试试看会不会是这样的感觉嘛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很久没有用这个号发东西了啊~和夏爸爸@大阿黄 在谋划本。
想把两年前计划出的那个……虚实恋人(http://hara7.lofter.com/post/2d98a8_2a0af4c),给搞了

不晓得有没有人会买
总之出本的话,会全部重改,唔……也有可能出的是文合集,暂时没有方向,不过虚实恋人会写完并且修改完的。
开始进度了的话就会在这里说一声吧!

我倒是渴望你化作利刃刺穿我

这样再也不用顾虑如何跟你相处

当你看到他走过拐角,你还是会情不自禁跟上去


当你被狠狠拍肩膀时,恍惚许久,在想那人是不是他


当你吃着午饭,看看盘里的菜,总在猜他喜欢吃什么


那个,绿油油的,黑乎乎的,混杂在一起的背影,


始终很难忘掉,这么想着,你叹了一口气。

天天天天哪!!!!!!!!!我一开始就有关注的太太居然!!!啊啊啊啊啊啊啊!请多关照……!(虽然已经半个身子爬出去了)


Gatto:

安静地吃了一个星期粮后
hara太太请一起愉快的玩耍!@原hara

考前摸的鱼,画到一半小区停电了。。

求点梗

我憋不出东西来,太饿了,饿的我精神都不太好

谁来给我点梗?????

我乐意写呀!!!杰奇奇杰都可以了,什么体裁都可以。SM部分限定[我大多数接受无能]

盐酸麻黄碱

*药理系列

*可能稍有不良反应,且严重OOC

*杰奇杰奇杰奇,R/1/8


阴沉的天看着很不舒服,奇犽抬头看了一眼,心里暗叹又要下雨了——因为他头痛欲裂,不知道是家族遗传的偏头痛还是刚才被组织注射的药物副作用

“该死,这鬼天气!”这么说着他打开了白色三菱的车门坐了进去。杰富力士用手指敲打着方向盘,一脸期待地看着副驾驶座上的实验病号。

“怎么?又发作了?”杰稍微掩盖了对奇犽的药物反应的兴奋,用着几乎从来没有过的关心问道。奇犽用手捏着眉间,没有说话,但杰很识趣地发动车引擎,往他的住所去。

真是......太好了啊!杰无法收住心里的狂喜,只要奇犽一出问题,他就可以让奇犽...

I dont even know……

© 原hara | Powered by LOFTER